全球电影资讯网——每天为您速递最新、最鲜、最有料的华语、欧美、日韩等电影资讯!

基情更具杀伤力! 盘点好莱坞的那些最佳损友们

时间:2016-08-25 23:35 来源:看电影

《断背山》

    《断背山》里,杰克对恩尼斯说:“我希望我能知道该怎么戒掉你。”这大概是两个男孩之间最美的情话。当然,除了爱情,男人的基情更具杀伤力,而那些好莱坞的巨星们,直接将这份情演绎成了另一种传奇。

查理·卓别林&道格拉斯·范朋克

   查理·卓别林最早是从英国戏剧界大腕康斯坦斯·科莉尔口中,听到许多有关道格拉斯·范朋克的描绘:好莱坞的第一个明星,不仅有才,而且极富魅力。然而,卓别林对那些才华外露的年轻人并不欣赏,但是有一天,他们约好在范朋克家吃饭。卓别林本想拒绝,但康斯坦斯无论如何一定要他去。

    查理·卓别林与道格拉斯·范朋克

    但从那晚起,卓别林(右)与范朋克(左)成了亲密的好友。范朋克也是第一个在贝弗利山定居的电影明星,他经常邀请卓别林去度周末。卓别林经常天不亮就和范朋克一起骑马越过山地去看日出。他们在看日出时,范朋克总是高谈阔论,卓别林则在一旁埋怨夜里没睡好,缺少女性相伴。虽然没有女伴,但清晨骑马出游对他们来说是件极富浪漫色彩的事。

    1917年4月6日,美国加入“一战”对德国宣战。卓别林与范朋克夫妇曾主动加入到为战争进行的自由公债募购运动(图为募捐现场,范朋克将卓别林扛上肩头)。

    卓别林还与范朋克夫妇、大卫·格里菲斯一起创办了“联美影业”。1918年,卓别林自立门户,第一次自导自演了 《从军记》。 试片的时候,卓别林只邀请了他的挚友范朋克。整个放映过程中,范朋克从头笑到尾,笑得眼泪都来不及擦干。卓别林对于这位朋友发出了暖心的赞许:“我最内行的看客,就是可爱的道格拉斯。”卓别林虽然一生拍喜剧无数,但在好莱坞,他仍然是属于孤独的。他因为常常待在自己的制片厂里,也很难遇到其他制片厂的人。卓别林在好莱坞基本上没有结交新的朋友,身边只有道范朋克和他的妻子玛丽。

亨利·方达&詹姆斯·斯图尔特

    1928年,年轻的亨利·方达进入纽约的舞台界。由于赶上经济大萧条,亨利的日子并不好过,好在期间有另一个同样刚出道的寻梦者——詹姆斯·斯图尔特相伴。

    这对好哥们在百老汇闯出了点名堂,一下子便被好莱坞相中(左为亨利,右为斯图尔特)。

    1935年,方达在银幕处女作《农夫娶妻》中与珍妮·盖诺对戏,赢得一片好评,由此片约不断,周薪涨至3000美元。斯图尔特也很快跟进,在1936年的《妻子和秘书》里与克拉克·盖博同台飙戏。成名之后,亨利与斯图尔特住进同一间公寓,开始了一段长达几十年的友情。

    二战后,亨利·方达短暂息影,有空就和斯图尔特在家听听唱片,公园里散散步,过着安逸的晚年生活。

马龙·白兰度&威利·考克斯

    2004年,一代“教父”马龙·白兰度去世了,他的家人将他的骨灰撒在了死亡之谷,值得玩味的是一同被撒下的,还有白兰度生前一位友人的骨灰。此人英年早逝,白兰度一直将他的骨灰放在卧室的床头,并嘱咐家人自己死后要与其合葬。

    这位对白兰度如此重要的友人就是威利·考克斯。

    9岁那年,白兰度与考克斯相识。两人性格迥异,考克斯内向斯文,白兰度活泼野性。曾经有一次,白兰度将考克斯绑在树上整整一个下午。尽管白兰度(图左)经常欺负考克斯(图右),依然没有能够阻挡两人成为好友。直到中年,白兰度都保持着一颗顽童的心态,他时常的恶作剧令考克斯大为恼火。

    一个强硬的人和一个软弱的人之间却一直维持着友情,这大概就是常说的“攻受和谐”。

    后来,白兰度去纽约学表演,并很快进入演艺圈。而已经开始从事珠宝业的考克斯,一心只想追随白兰度的脚步,放弃了自己的事业,改行投身表演界。考克斯一开始很不顺利,为了出名他混迹过夜总会,上过各种综艺恶搞节目。特殊的经历让考克斯进入好莱坞后,成为了一个喜剧演员,但名气远不如好哥们白兰度。但一切美好都如烟花般短暂绚丽后变冷。1973年考克斯去世,白兰度第一时间从国外赶回美国。考克斯的遗孀夏皮罗,曾希望白兰度将丈夫的骨灰洒在他生前最喜爱旅行的地方。在考克斯去世三年后,夏皮罗偶然发现丈夫的骨灰其实一直在白兰度的家中。这份基情感动天地!

丹尼斯·霍珀&杰克·尼科尔森&彼得·方达

    丹尼斯·霍珀、杰克·尼科尔森、彼得·方达,三位老嬉皮士的友情要追溯到电影《逍遥骑士》。

    臭味相同的三个好莱坞“Loser(失败者)”聚到了一块儿,一起拍片、一起享受疯狂的人生。1967年,彼得想出了《逍遥骑士》的故事雏形,但杰克只觉得是方达犯瘾后没药嗑的表现。方达自觉不受杰克欣赏,于是在凌晨四点半拨通了好友霍珀的电话。听到这个构思后,霍珀来了劲头,他萌生了一个“绝妙的”、也是成就《逍遥骑士》话题性的点子:“我们把随身带的钱改成可卡因,并且边抽那玩意边拍戏,怎么样?”

    这个点子立刻得到另外两个瘾君子方达、杰克的赞同,那一夜,逍遥“三骑士”组建成功(图左至右:霍伯、杰克和方达).

    三个狂热分子不仅打造出一部开创了新好莱坞电影的公路片,更催生出一段长达40年之久的友谊。2010年5月29日,身患前列腺癌的霍珀辞世,享年74岁。霍珀青年时性格张狂,晚年又过于执拗,圈中朋友不多。不过作为《逍遥骑士》的合作伙伴和患难兄弟,杰克和彼得·方达席了他的葬礼。“《逍遥骑士》是我一生中最荒唐的一部电影,也是最真挚的电影。丹尼斯已经走了,我很怀念。”杰克曾这样说。

凯文·史派西&杰克·莱蒙

    作为史上第一位集戛纳、柏林和威尼斯三大电影节影帝,以及奥斯卡最佳男主、男配奖“大满贯”的演员,杰克·莱蒙的人生本就是一场传奇。但对于莱蒙来说,最幸福的除了在表演事业上取得的成功,还因为这种喜悦有人一起分享。

    其中最为人称道的,便是莱蒙(右)与凯文·史派西(左)的忘年交。

    那一年,史派西还只是个黄毛小子,一次百老汇歌剧表演,他在后台遇见了莱蒙,后者主动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表演很精彩,要勇敢地去追求自己的梦想。”

    史派西从此便把莱蒙视为自己的精神导师。后来,他们合作了《吾爱吾父》和《大亨游戏》(图为《大亨游戏》剧照)。

    莱蒙确实成为了史派西演艺事业中的第一个关键人物。在他们工作的时候,莱蒙就经常对他加以指导和点拨。同时在生活上,一老一少也成了无话不谈的挚友。当史派西凭《美国美人》成为影帝,他在颁奖礼上把小金人献给了自己的恩师。1999年,凯文在星光大道获得一颗星形奖章,莱蒙到场祝贺并为其送上鲜花。

小本&马达

    和白兰度与考克斯的关系一样,本·阿弗莱克与马特·达蒙也是“青梅竹马”。

    1984年,12岁的本在父母离异后,随父亲搬到马萨诸塞州的剑桥市,离14岁的达蒙家只隔两条街。两个小伙伴很快玩到一起,他们都对表演充满热情。在中学时期,本和达蒙一起参加学校剧团及街头的演出,经常凑在一块儿规划未来。本和达蒙当时最大的梦想就是去曼哈顿试镜。本高中毕业后本进入弗蒙特大学,但他一心想进演艺圈,根本无心学习,上了一学期就休学。同一时间,正在哈佛念书的达蒙也毅然放弃学业,与本携手一起闯荡好莱坞。初入好莱坞,本和达蒙只能接到一些小角色,在电影和电视剧中跑跑龙套。久而久之,他们厌倦了不断试镜、却总被拒绝的生活,决定自己编写剧本、寻找投资,拍他们想要的作品。

    早在1992年、达蒙还在哈佛念书的时候,便已经构思创作了一篇《年轻天才威尔·亨汀的成长故事》的短篇小说。两人决定创作剧本后,就把达蒙那篇小说进一步挖掘、改编,打磨出了《心灵捕手》的剧本。在寻求投资的过程中,时任米拉麦克斯影业主席的哈维·韦恩斯坦对剧本产生浓厚兴趣,随即便找来制片、导演,将制作提上日程。电影开拍第一天,本和达蒙幸福地哭了出来,为了这一刻,他们整整等了四年。 《心灵捕手》的大获成功,为本和达蒙开辟了全新的演艺之路。此后,各种片约、合作接连不断,如今,本和达蒙都已是好莱坞的顶级巨星。但更为人津津乐道的,还是他们长达30年的友谊,和对梦想的那份执着与专注。本和达蒙共同出演过八部电影,两人还一起创立了珍珠街电影公司,联合制片了多部电影、电视剧。

    本和达蒙创立的电影公司制作了不少佳作,本执导的《失踪的宝贝》(2007)、《城中大盗》(2010)、《逃离德黑兰》(2012)都是两人的公司参与制作的。 

    “你知道我一天中最美好的时刻是什么吗?大概只有十秒:从停车到走到你住所门口的这段时间”——《心灵捕手》

围观: 次 | 责任编辑:烟火




回到顶部
describ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