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球电影资讯网——每天为您速递最新、最鲜、最有料的华语、欧美、日韩等电影资讯!

腾讯影业的耐心与匠心、小细节与大格局

时间:2018-04-28 14:41 来源:全球电影资讯网     作者:烟火

 “腾讯影业什么时候可以迎来一个丰收期?”

“我也希望今天播种,明天就丰收,但这是违反行业规则的。” 

在UP2018腾讯新文创生态大会的采访间,腾讯副总裁、腾讯影业CEO程武如是回答记者的提问。

2015年9月17日,腾讯影业正式成立,继腾讯游戏、腾讯动漫、阅文集团之后,腾讯互娱的泛娱乐矩阵完成了“四缺一”的补全,随后又增加了腾讯电竞,共同组成五大实体业务矩阵。

2016年9月17日,腾讯影业一口气发布了21个影视项目,2017年9月17日,腾讯影业又一口气发布了43个影视项目,今年的9月17日又即将到来,腾讯影业将再次如约发布新的项目及项目进展。

作为互联网影业的典型代表,腾讯影业自从出生就备受关注。伴随着越来越多的项目发布、战略发声,腾讯影业暂时较少有主投主控的影视剧上映或播出,因此,类似“腾讯影业什么时候可以迎来一个丰收期?”的问题几乎成了腾讯影业每次露面都会被问到的问题。

而对于这个问题,对我印象最深的是在前年的腾讯影业917大会上,程武的一句:“对影视来说,最大的投资就是耐心”。这么简短的一句话,直接反应了腾讯影业的格局与心态。

也就是在2016年,整个电影行业刚刚经历过一场野蛮生长后的泡沫破裂。2016年底,全国电影全年总票房454.23亿元,这不仅与年初人们预计的突破600亿票房大关相差甚远,而且相较于2015年的441亿元仅增长了3%。要知道,在2016年之前,中国电影票房在过去的4年里年平均增速高达30%。

其实在2017年,中国电影票房的增速依然没有达到预期,因此,“对影视最大的投资是耐心”这句话,总是让人不经意想起。作为一家互联网公司,腾讯影业为何会有这样的耐心?结合近日举办的UP2018腾讯新文创生态大会,以及腾讯影业这2年半来的发展轨迹,我试图从中寻找答案。


 

腾讯影业的三点“耐心”

让我感受到腾讯影业的“耐心”不是说说而已,主要有三点:

“耐心”一:学习、碰撞、融合

出身互联网的腾讯影业,在两年多的时间中一直在践行着“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”。

腾讯影业在刚成立的时候就组建了三大电影工作室,2017年917大会后,第四大工作室漫宇工作室也宣布成立。根据后来各自公布的项目,可以看出他们的分工明确:

1、大梦工作室:主打电影制作、投资,专注院线电影的类型升级,如《二代妖精》《魔兽》《拓星者》《动物世界》等;

2、黑体工作室:主打剧集制作、投资,电影投资,专注头部IP的影剧联动开发,如《庆余年》《古董局中局》《上海堡垒》等;

3、进化娱乐工作室:主打动画电影制作、投资,如《钢铁的天使》《全职高手》等;

4、漫宇工作室:主打腾讯动漫自有IP的影视开发,如《一人之下》《狐妖小红娘》等;

腾讯影业的四大工作室不仅分工明确,而且可以将具体的项目下放到独立的制片人、导演团队,以提升运营效率。除了内部孵化,腾讯影业也一直抱着开放的心态与业内同行展开学习与合作。

继与工夫影业、新丽传媒、海纳影业达成战略合作后,腾讯影业公布了三项最新战略合作:

1、与“偶像剧教母”柴智屏的萌样影视达成战略合作,计划3年合作《流星花园》《转角遇到爱》等8部作品。


 
2、与TMP(Tang Media Partners)组成投资共同体,预计每年共同购买10至20部优质的电影项目,并在宣发层面开展合作。

3、与Skydance Media在电影、IP改编、VR等内容领域开展广泛深度的合作,首部合作电影为新版《终结者》三部曲的第一部。

此外,继与David S. Goyer、钮承泽、赵天宇、苏照彬等成立卫星工作室后,腾讯影业宣布打造“签约编剧计划”,首批签约编剧中,温豪杰正与腾讯影业合作《藏地密码》《面向大海》剧集;顾小白与腾讯影业合作《涩女郎》《守夜者》剧集;李嘉与腾讯影业合作《网球王子》《若春和景明》剧集,刘殷实与腾讯影业合作《古董局中局》剧集。

都说互联网公司做影视会水土不服,但是在腾讯影业的体系下,互联网影视正在与传统影视相互碰撞、融合和贯通,优势互补之下,又何愁缔造不出经典的文创作品?看完这场发布,感觉腾讯影业真的会在这个圈子呆一阵子了。

“耐心”二:文化、持续、循环

在新文创生态大会上,程武表示,“现在我们的战略要从泛娱乐升级为新文创。升级在哪里?第一,更系统地关注IP文化价值构建。第二,升级塑造IP的方式和方法。”

通俗来讲就是,“泛娱乐”战略更注重IP的粉丝价值、产业价值,而“新文创”战略更注重的是IP的文化价值。

然而,文化价值的开发与塑造肯定比产业价值要慢得多。不过,如果只是追求经济回报,腾讯互娱其实根本就不用进入高风险低收入的影视行业,有游戏就够了。

但是,如果把眼光放长远,只有提升了IP的文化价值,其产业价值才会拥有更加长久的可持续开发的空间。文化与产业的价值之间是相互反哺的循环关系。文化并不是超越产业的特殊存在,做文化也不是孤立和封闭的事业,只有把各种协作主体文化资源以及创意方式最为广泛地连接在一起,才能实现更为高效的数字文化生产。

“耐心”三:探索、匠心、负责

腾讯影业在新文创生态大会上公布了《古董局中局》等15部2018年上映(播出)影视作品,并重点推出“时代旋律”、“东方故事”、“次元破壁”、“中国科幻”、“国际探索”首批5个文化产品系列。

在今年上映(播出)的片单中(15部),腾讯影业主投主控的有《古董局中局》《拓星者》《草样年华》等,不算特别多。因此还是那个世纪问题——腾讯影业什么时候可以迎来集中的丰收期?

程武直言:“我一直在提耐心和匠心,真的要本着对作品负责、对粉丝负责、对用户负责、对时代负责的态度去打磨这些作品,所以我们不会因为发布了作品就要赶鸭子上架,让它赶快出来。”

“《阿凡达》也好,《泰坦尼克号》也好,可能都需要8-10年,我们希望以五年为周期,第一个五年计划,在2020年年底的时候,腾讯影业能够有比较多的有一定品质,能够最大程度代表新文创背景的作品。”

程武坦言:“我们人才的搭建需要时间,我们合作伙伴的磨合也需要时间,产品的打造也需要时间。我们有部分作品今年开始上线,明年也会有更多的作品上线。2020年开始,我们可能会有相对比较大量的作品上线,进入初步的收获期。”

  
“泛娱乐”是腾讯影业先天的优势

其实,腾讯影业的“慢”,并不是真正时间意义上的“慢”,而是对于IP的产业价值与文化价值的细致追求的“慢”,用程武的话说,就是“耐心”和“匠心”。

类似的,这种“耐心”和“匠心”不仅是腾讯影业,也是整个腾讯互娱的团队理念。比如腾讯动漫在2012年成立时,就是困难重重,据说连是否应该给一位漫画作者增加几十元稿费都要争论不休。如今,6年时间过去,腾讯动漫爆款频出,其中,《狐妖小红娘》全网播放量突破31亿,《一人之下》全网播放量突破21亿。

腾讯动漫用多年的时间完成了从做好内容平台的源头,到做好商业化渠道的出口,再到做好配套服务的扶持和帮助,已经成为接近成熟的动漫工业体系。那么,尚且不足三岁的腾讯影业,具体都做了些什么?

在新文创生态大会上,伴随着腾讯影业宣布成立全资子公司腾影发行,专注于电影发行业务,腾讯影业完整的业务布局也浮出水面。

两年多的时间,腾讯影业通过集结传统影视与互联网行业的人才与资源,构建起了创制、宣发、IP版权打造、IP授权衍生四大业务体系,完成从上游到下游的全产业链打通。

  

与此同时,背靠腾讯互娱,腾讯影业还与腾讯游戏、腾讯动漫、阅文集团、腾讯电竞构建了整个泛娱乐的联动生态,而这些,恰恰是其他影视公司很难做到的。

腾讯影业透露,《庆余年》第一季将在2019年播出,而《庆余年》相关的影、剧、游全方位的IP计划也在筹备当中。在次元破壁方面,中国漫画《西行纪》的动画剧集将在今年暑期上线,真人剧集已经从去年开始筹备。此外,日本著名漫画《圣斗士星矢》和中国的网络游戏《王者荣耀》、《剑网3》都将启动剧集的改编。

作为发布会的彩蛋,腾讯还宣布与古龙长子郑小龙共同启动古龙作品十年全系列、全版权战略合作,腾讯影业、腾讯动漫和腾讯游戏将牵头以全产业链的系统进行规划。古龙长子郑小龙表示:“不管全世界的IP项目如何快速变化,武侠文化始终是中国独有的元素和宝贵的资产。希望能够通过跟腾讯的合作,让古龙的武侠精神,让中国的武侠文化,成为新时代的文化品牌”。

在这背后,腾讯影业想做的是,在泛娱乐,或新文创的基础之上,去完成文化的传承、创新、开放。新文创时代的数字文化,追求的是文化价值与产业价值的良性循环。只有真正拥有丰富的文化价值,数字文化产品才可以走得更远,更具有生命力。

“新文创”是腾讯影业更高的追求

概括而言,“泛娱乐”是腾讯影业先天的优势,“新文创”是腾讯影业更高的追求。

工信部最新泛娱乐的白皮书显示,以IP为核心,游戏、动漫、影视、文学、电竞和视频等多元数字内容共融共生快速发展。在过去的一年里,相关产业一共创造了超过5000亿的核心产值,在整个中国的数字经济里已经超过1/5。

尽管市场庞大,但是行业中很多人还是简单把IP的价值等同于短期的热度。但真正有生命力的IP不应该是炒作出来的,而是一步一步坚持地生长出来的,不仅要有新鲜的体验,更要有能够承载用户情感的文化内涵。这也是腾讯互娱“新文创”的理念所在。

而在这种理念下,腾讯影业做电影不是去追逐市场的热度以经济回报为诉求,而是要尝试各种题材,突破各种类型,去做一系列可以联动的文化项目,并且摸索出真正的电影工业化体系。

腾讯影业之所以重点打造《庆余年》《古董局中局》及《藏地密码》,正是看中这些作品背后的文化价值。文化始终是IP的灵魂所在,产业则是文化发展的重要驱动力、灵魂和动力,缺一不可。

  
同时,对于一直不被市场看好的科幻片,腾讯影业也在大胆尝试。张小北执导的《拓星者》和腾华涛执导的《上海堡垒》分别预计将会在2018年和2019年上映;陆川执导的“两万里计划”也在紧锣密鼓地策划当中;苏照彬执导的《月球暗面》也会在今年开机。
 

 
在美国,科幻片平均已经占到了全年票房的15%-25%,但是在中国,科幻电影的元年还没有到来。“文化有多元的价值,也有很多的路径,但唯一没有捷径,我们只有沉下心去,耐心打磨,勇敢探索,才能真正打造出兼备产业价值和文化价值的优秀作品。”程武说到。

或许,这也是古龙长子郑小龙选择与腾讯影业合作的原因所在:“我们想象的空间可以再放大一点。举个例子好了,现在我们全世界最火的《英雄联盟》也不过几本漫画书创造出来的世界嘛。我们一直跟着西方世界,一直围绕西方世界的东西,但是我们中国自己的东西在哪里,我们的文化元素在哪里呢?”

“要打造新的文化、新的品牌、新的世界,我想一两年、两三年是不够的,而且十年都还需要腾讯大力地去推展。但是你要知道,这个世界,这个元素一旦形成,它将是中华文化的巨大力量。我最期待的是,在十年之后,我可以在西方国家,看我们东方的武侠世界。”

郑小龙的一番话,不仅说出了自己的心声,也道出了每个人对腾讯影业的期待。慢一点没关系,因为“对影视来说,最大的投资就是耐心”。我们等待着腾讯影业的厚积薄发,也等待着中华文化产生一个扬名国际,历久不衰的影视IP。(作者:于华东)

围观: 次 | 责任编辑:烟火







回到顶部
describ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