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球电影资讯网——每天为您速递最新、最鲜、最有料的华语、欧美、日韩等电影资讯!

2月影市数据创新高 电影"合家欢刚需"仍未满足

时间:2018-02-27 12:03 来源:文汇报     作者:烟火


《红海行动》

2月即将翻篇时,中国电影市场又刷出了新的数据高峰。截至昨天,2月影市票房已过96亿元,在约2.3亿人次观众的支持下,票房同比增幅超过50%。但在刷出全球纪录的数字面前,在单月催生了三部20亿元级别影片的环境下,一个显而易见的“刚需”仍未得到满足———“过年期间许多人问过我,想带家里老人孩子一起看场电影,哪部合适?”清华大学教授、影视传播研究中心主任尹鸿直言:“这个问题,我有些犯难。”

近些年,茁壮成长的中国电影被赋予不少新意义:文化消费刚需、新民俗等等,不一而足。但观众“看电影”这层要求被满足后,“看好电影”的需求随之而来。今年春节档里,一众影片虽在技术、胆识和想象力方面彰显了它们作为类型片的长足进步,但站在“合家欢”的角度看,仍留了遗憾:在中国人团圆情绪最浓郁的春节假期,许多人依旧无法在同一个影厅里实现阖家团圆。

真正的“合家欢”是能符合全家价值观念、审美习惯和智识需求的影片,而非简单“大手牵小手”

中国市场需要合家欢电影吗?答案毋庸置疑,观众的烦恼早已表明态度。人们对合家欢电影的渴求,追根溯源,来自生命的核心元素———亲情。一来,举家观影是桩带着些许仪式感的亲缘行为,每逢佳节此情尤甚;二来观影后若能形成家庭内部的互动空间,那么家人间温暖的讨论氛围定比手机聊天更为动人。

看看春节档诸片,《红海行动》热血满腔,《唐人街探案2》 机敏独具,《西游记女儿国》画面唯美,《祖宗十九代》 包袱叠着包袱,观众总能各取所需。可一旦拿着“合家欢”的尺子衡量,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、中国电影文学学会会长王兴东直言,那真实的残酷、成人化的笑料都不在“老少咸宜、妇孺皆喜、雅俗共赏”的圆周内。《捉妖记2》 试图打全年龄牌,片方不仅拿“寻亲”当主题,还特意将第一部的3D改为续集的全2D版本。但新意贫乏、逻辑偏弱的故事,看得不少成人观众哈欠连天,就连有些上了学的孩子也对看腻的萌物兴致索然。

善意地说,《捉妖记2》 是部面向青年的影片向着全年龄段转型的失败尝试。追根溯源,很大原因就是误解了“合家欢”的真正意蕴。尹鸿说,真正的“合家欢”是能符合全家价值观念、审美习惯和智识需求的影片,它应当“能屈能伸”,既能让孩子抵达浅层的愉悦、领略全局的感动,也得给成人走深一步、想多一层留个入口。如果纯粹考虑“大手牵小手”,一味迁就孩子而降低种种标线,充其量只能称“陪伴式观影”。《捉妖记2》是搞砸了的“合家欢”,反而《熊出没·变形记》在满足“陪伴观影”后做出改观,二者口碑悬殊,与各自定位不无关联。

过去几年,迪士尼的《疯狂动物城》、皮克斯的《寻梦环游记》、韦恩斯坦公司的《帕丁顿熊》等等,都是“合家欢”的理想注解。大银幕的呈现让孩子们记住了说话慢三拍的树懒、五彩斑斓的“爱波瑞吉”、像英国绅士般生活的秘鲁小熊。而片中设置的美国社会阶层的焦虑、对家庭记忆的追索,以及当代英国人所面临的自我认同困惑等深刻议题,即便只是点到即止,亦提供给了成人“内观自省”“过分解读”的素材。

若一部影片能在家庭内部划出成人和孩子深入互动的空间,堪称一部春节档电影能达成的极好使命,却也是眼下中国电影最缺的功能。

“合家欢”难做,它既需要创作者甘与日常生活“促膝谈心”,也需要制片方能洞见质朴里的灵光

合家欢电影难做,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李道新从社会学的角度提出观点,严格的“合家欢”应在各方面最大限度地熔铸一家人的各类诉求。但目前,当家庭各成员间本已存在观念的裂缝,要想在一部电影中调和一切,难上加难。

难题面前,该望而却步吗?“翻翻不算太久远的中国影史,答案显而易见。”王兴东建议,从前人的经验里寻找启示。他列出的片单,时间久远些的,有桑弧作品 《魔术师的奇遇》,谢晋导演、于伶等人共同编剧的 《大李小李和老李》,周民震编剧、谢添导演的《甜蜜的事业》,辛显令编剧、赵焕章导演的 《喜盈门》;近一点的则有陆川执导的 《我们诞生在中国》 等。如果要从这些跨越半个世纪的新老影片里找一条草蛇灰线,亲情是相似的切口,又何尝不是“捷径”。“家是人类社会机体中最小的细胞,但也维系了最牢固的情感脉络,以家庭为入口的电影,其本质是包罗万象的‘人的处境’。”无论是50多年前父子相逢不相识的喜剧故事,还是改革开放后聚焦生育或者婆媳关系的家庭伦理探讨,抑或动物世界的拟人化描摹,“生存与爱是这颗星球上亘古不变的主题,也当然能够网罗8岁到80岁的观众”。

但为何不知不觉中,国产电影对于最贴近现实的朴素的爱,渐渐疏远了?王兴东从两个层面剖析,“合家欢难做,它既需要剧本创作者沉下心来,甘与朴素的生活促膝谈心,如此才能在日常中发现不平常、在平凡中挖掘非凡,写出人物间的戏剧张力;它也需要制片方能洞见质朴里的灵光,不因为‘没有奇景奇情’‘没有大场面’‘没有迤逦画面’,就对剧本说不。”

别嫌小家难生波澜,更别误解不同的生活背景会阻隔了观影人群,世界各国都有佳片已经或正在作出示范。阿米尔。汗大抵是中国观众最熟悉的印度电影人。连续两年,《摔跤吧!爸爸》《神秘巨星》都在中国圈了粉。两则故事其实异曲同工,主角是普通人———父女或母女,关注普通话题———梦想的绽放,传达普遍的真理———执著与勇气,最后达到了普及的传播效果。至于故事的弦外之音,阿米尔·汗对印度社会的反思,则是影片在完成了人情、人性、人格叙事后的锦上添花。伊朗影片 《小鞋子》《一次别离》 《推销员》 亦遵循着如是规律,它们朴实得没有丁点儿装饰,但恰是生而为人的情感,轻轻拨动了各国观众的心;恰是见微知著的视角,让深刻的命题显出真实底色。

“电影始终是以真诚磨练的艺术。”王兴东说,“合家欢”的缺口对于行业也是一种评判———对生活的观察与体悟,考验编剧的匠心与原创力,考量制片方的良心与眼光。

围观: 次 | 责任编辑:烟火











回到顶部
describe